Home » 成人小說 » 歡樂人生——讓爸媽享受快樂

歡樂人生——讓爸媽享受快樂

淫樂星期天

「起床了,懶蟲。」張志進到臥室拉開了窗簾,陽光一下從外邊穿透過來,照在林琦的臉上。

林琦不情願的張開眼睛:「老公,再讓人家睡一會嘛!」

張志剛又伸手一把掀開林琦身上的被子:「還睡呢,都十點了。快起來!」

林琦坐了起來,打著哈欠,伸著懶腰:「星期天嘛,也不讓人家多睡會。」

志剛笑呵呵地來到床頭,坐在一絲不掛的林琦的背後,把她摟在懷裡,兩手從身後伸來握住林琦兩個豐滿堅挺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撚動著兩顆嬌小粉嫩的乳頭。「討厭!」林琦用手輕輕的在志剛的手打了一下,嬌嗔的說著,一邊卻享受著老公的愛撫。

林琦今年已經三十歲,有了一個四歲的女兒,身材愈發凹凸有緻了,加上天生麗質的容貌,走到哪裡都吸引著男人好色、女人妒嫉的眼光。

本來早晨就是男人性慾最旺盛的時候,志剛摟著林琦柔軟而又豐滿的軀體,【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把玩著一對同樣柔軟豐滿且富有彈性的乳房,身下的肉棒漲漲的漲硬起來,林琦依偎在志剛的懷裡也感覺到老公的肉棒硬了起來,就把手伸向身後,插進志剛的睡衣,握住肉棒輕輕的上下擼動……

「老公,你的小弟弟又不老實了。」

「它想要餵你喝牛奶呢!」志剛從床上站了起來,把睡衣解開,硬硬的肉棒站立著,他一隻手拉著林琦的脖子,讓她的臉靠向自己的胯下,一隻手向下壓著向上直挺的肉棒把它填入林琦的小嘴裡。

「嗚……討……嗚……討厭……」嘴裡被插入肉棒的林琦只能含糊不清的發出幾個字,然後開始賣力吸吮著肉棒的龜頭。

肉棒讓林琦的小嘴吮吸的刺激,讓志剛不住地發出唏噓的喘息……不時地還用雙手捧住林琦的頭把堅硬的肉棒頂向林琦的小嘴深處,頂到喉嚨裡……終於那種酥麻的快感再也壓抑不住,爆發的臨界點來臨了,志剛緊緊壓住林琦的頭,把肉棒頂在林琦的小嘴裡,一聳一聳的精液噴薄而出,直到努力從肉棒中擠出最後一滴精液,才把它從林琦的小嘴裡抽了出來。

林琦鼓著嘴,裡面滿滿的全是老公志剛的精液,赤著腳跑到浴室把它吐了出來。志剛也脫了睡衣跟了進來,打開淋浴,兩個人沖洗起來。

「老公,你好討厭,你爽了,我下面的小嘴還沒吃呢!」

志剛伸手把兩個手指插進了林琦下面的小穴裡,就感覺到好多黏黏的慾液,把蓮蓬浴頭拿了下來,對著林琦的小穴沖起來,一邊說道:「嘿嘿,你忍忍吧,昨天晚上還沒有餵飽你嗎?你個小淫婦。」

「昨天晚上吃飽了,今天又餓了……嘻嘻!」

兩個人洗過澡,穿著睡衣,坐在沙發,看看錶已經十一點了,「好餓喲!中午做什麼吃?」志剛對林琦說,「餓死你算了……」林琦依偎在志剛的懷裡,手還輕輕在他的雙腿中間撫摸著,眼神中露出調皮的嬌笑。

正在這時,茶幾上林琦電話響了起來,志剛伸手拿起來接聽:「喂……呃,小珂啊?」轉過頭來對林琦重複了一下:「你妹妹。」

「小靜不在家,上星期五去你媽媽家,她住哪裡了?呵呵,你們要過來呀?好啊!什麼,已經到樓下了?好的。」

小靜就是林琦和張志剛的四歲小女兒,志剛掛了電話扭頭對林琦說:「去開門,你妹妹和王永來了。」

「不去,看你慌的,你去。」

志剛雙手從背後隔著睡衣使緊揉了兩把林琦的乳房:「你不慌,一會別讓王永操你。」

「就讓,就讓,誰讓你不餵飽人家!」聽了志剛的話,林琦有點惱羞成怒,臉也紅了,心跳也快了,不覺地好像自己的小穴又分泌出淫液。

門鈴響了,志剛又狠狠地把林琦的乳房抓了一下,差點沒讓林琦叫了出來。然後起身打了房門,門外站著的林珂和王永笑著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我們就知道你們也不會做飯,所以就給你買來了水果、麵包、小菜……」林珂把手裡拎的東西舉起來給他們看。

林琦這時也從沙發起來,急忙接下林珂手裡東西放在桌子上,一邊笑嘻嘻的問道:「是想你姐夫了吧?」

「嘿嘿,是想了呀!」林珂手裡沒東西了,轉身就把志剛抱住,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小騷貨!」林琦笑著在妹妹翹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林珂仍然抱著志剛不鬆手,扭著對林琦說:「可是我家王永更想你喲!」林琦臉紅著笑了笑。

這時志剛的雙手已經伸到林珂的衣服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撫摸著說:「王永,把你姐餵飽啊!尤其是下面的小騷穴。哈哈!」林琦的臉更紅了。

這時王永也笑著走到林琦的身前,把林琦抱在懷裡:「姐,我是真的好想你喲!」

「姐都是老太婆了,想什麼想!哪裡想?」林琦任王永的雙手解著她睡衣上的鈕扣,笑嘻嘻的對他說著。

林琦剛洗過澡就穿上了睡衣,裡面並沒有穿內衣,當王永把她的睡衣解開,雪白又透著一絲紅潤的玉體就展現在王永面前,一對乳房高高的緊挺,小小的乳頭、粉紅的乳暈、平坦的小腹、纖細的小蠻腰,肥圓的屁股高高的翹起在後面。王永急忙乾脆把林琦的睡衣全都脫了下來,把一絲不掛的林琦摟在懷裡:「姐,你好美……」

王永一隻手摟著林琦的後背,一隻手在揉搓著林琦的一隻乳房,然後把嘴壓在林琦的小嘴上,把舌尖伸向林琦的小嘴裡。林琦也配合著王永,伸出舌頭和王永的舌頭糾纏著,上身向後微躺,下身卻緊緊地貼在王永的下身上,慢慢地摩擦著王永衣服下早已堅硬挺拔的肉棒。

「志剛哥,你看人家把你老婆的衣服都扒光了。嘻嘻!」

志剛和林珂已經擁抱著坐在沙發上了,當然他們早已經親吻過了,而且現在主動的是林珂,她已經解開志剛的睡衣,用手玩起了志剛的肉棒,志剛也在解林珂的衣服。

「呵呵,他扒光我老婆,我也扒光他老婆,這才公平嘛!」

林珂比林琦小四歲,今年二十六了,雖然結婚了兩年,但是沒要小孩子,就是想多玩兩年。雖然她已經被很多男人澆灌過,但是身材還是像一個少女,而且比少女更熱辣,乳房大而堅挺,小腰柔軟纖細,臀部豐滿圓潤。

把林珂扒光後,志剛也不急於玩弄她了,看著她躺在沙發上,仔細欣賞著這個雖然看了無數次的美麗肉體。

「嘻嘻,被你玩也玩那麼多次,有什麼看啦!」林珂笑著用手遮住自己的乳房,畢竟一絲不掛被人這樣瞧著還是有點害羞呢!

志剛笑了起來,也脫下早被林珂解開的睡衣,把她拉在自己的懷裡,從身後用雙手玩起她那對彈力十足的乳房來。沒一會,那對乳房就鼓脹起來,小小的乳頭也硬了起來,林珂的氣息也開始粗了起來,「噫噫呀呀」的發出喘息,身體不安份地在志剛的身上扭動著。

「姐夫,我想要……」

「想要什麼?」

「想……想要姐夫的肉棒……」

「什麼肉棒呀?」志剛還是不緊不慢地揉搓著林珂兩個鼓漲的乳房,一邊用言語調戲著她。

「就是你的大雞巴……姐夫,我想要……噫……」

「要姐夫的雞巴幹什麼?」

林珂也知道志剛是在故意作弄自己,在他懷裡扭著身子:「姐夫好壞喲!就是人家想要姐夫的雞巴『幹』嘛!幹珂珂的小穴。」

「呵呵,早上讓你姐姐用過了,現在不行了。」

林珂一聽這下惱了,翻身從志剛的身上下來,跪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志剛的雙腿中間,用手握住志剛堅挺的肉棒:「這個不是你的吧?讓我咬掉它吧!」說著小嘴一張,把志剛的肉棒吞在嘴裡,輕輕的用牙齒作勢欲咬。

志剛也玩笑得差不多了,就把林珂的小臉從自己的肉棒上推開,然後讓林珂轉過身背著自己跪在沙發前,上身趴在茶幾上,翹起圓圓的屁股,扶著自己的肉棒對著中間的小穴插了進去,林珂小穴裡早已淫水氾濫成災了,所以志剛的肉棒絲毫不費力地挺進到底。

林珂空虛中正等待有東西填滿的小穴,被志剛的肉棒插進來後,爽得林珂大聲浪叫起來:「姐夫,你的肉棒好大……把小穴填滿了……好爽啊!」

「真是個小騷穴!呵呵……」志剛把肉棒抽了出來,又狠狠地刺了進去,頂得林珂一下子上身全伏到了茶幾上,鼓漲的乳房擦著玻璃發出「吱吱」的響聲,伴隨著林珂又一聲滿足的呻吟:「好爽!姐夫……你幹得好用力啊……用力幹妹妹……」

看著林珂這樣的美女被自己的肉棒幹著,並發出這個淫蕩的浪叫,志剛男性的征服心理得到激發,也同時被滿足,他雙手從背後緊緊握住林珂的兩個乳房,挺動著堅挺的肉棒快速地在林珂的小穴中抽送起來,隨著他的抽插,兩個肉體激烈地衝撞,發出「啪啪」的打擊聲。

「啊……好爽……美死了!姐夫好會幹……呀……噫……呀……不行了,爽死了……要死了……太爽了……呼……」

林珂被幹得不斷地發出浪叫,同時被幹得身體軟得像一堆棉花一樣,除了兩個乳房漲得像氣球,小穴的淫水更是源源不斷地從身體深處湧出,志剛的肉棒每一次抽出來,龜頭的棱角都會帶出一些林珂的淫水,滴落在地板上。

「小珂,今天你怎麼流這麼多淫水啊?」志剛氣喘籲籲的問道。

「呀……好舒服……人家還不是被你幹得爽才流這麼多……姐夫,人家在來的路上就想著被你幹喲!嗯……好爽……爽死了……」

那邊,王永一邊吻著林琦,林琦一邊也幫著他把衣服脫了下來,兩個人也是一絲不掛了。

「想幹姐姐嗎?」

「想。」王永把林琦抱了起來,放在志剛和林珂旁邊的沙發上,林琦把兩腿分開放在兩邊的扶手上,小穴已經張了開來,正等著王永的肉棒。王永的肉棒也漲得快要爆破了,一對準林琦的小穴就趴在她豐滿柔軟的軀體上,將肉棒插了進去。林琦早上已經被志剛激發了性慾,卻沒有得到滿足,這時小穴終於被肉棒插入了,也滿足的長長出了一口氣,緊緊地用雙手抱住王永的臀部,慢慢體會小穴被肉棒漲滿的快感。

王永看著自己胯下這個美麗的少婦,而且還是自己的妻姐,臉上那種滿足而又舒爽的表情,插進去肉棒更加堅硬了。林琦這時也慢慢地鬆開了摟著王永屁股的手,王永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

「姐……你的小穴好緊……夾得我好舒服……」

林琦並不說話,只是抿著嘴粗粗的喘氣,享受著王永的肉棒在自己小穴抽送所帶來的快感,但是她那漂亮的臉蛋上表現出來那種欲仙欲死的表情,已經讓王永感覺到莫大的滿足,更何況她那溫暖又濕潤的小穴緊緊地包括著自己的肉棒,給了他肉體上更大的滿足。

「姐,幹你太爽,好想肉棒能這樣一直硬下去。」

「呵呵,你們男人是看見個女人就想幹喲!姐也好舒服……啊……」

王永的肉棒這時已經忍不住要噴薄欲出了,所以他加快了肉棒的抽插,一下一下,又快又深……林琦這時被幹得混身酸軟,早已來了兩三個高潮,再衿持也把持不住了,也像妹妹林珂一樣叫起床來:「啊……啊……好舒服……好爽……高潮了……不行了……姐被你幹死了……啊……好爽啊……」

被幹得高潮的林琦小穴一陣陣地收縮,讓王永的肉棒抽插起來更加舒服了,但是也更加把持不住了,王永把玩弄林琦乳房的雙手抱住了林琦的屁股,又狠狠地幹了十幾下,然後緊緊地頂在林琦的小穴裡把精液噴射出來。林琦在王永最後衝刺時也知道他快要射精了,這時也緊緊地抱住他的腰,讓王永的肉棒能更加深入地在自己的小穴中跳躍著射出滾燙的精液。

這時林珂趴在茶幾也被自己的姐夫幹得好幾次高潮了,語無倫次的浪叫著。志剛由於早上已經射了一次精,所以這次比王永要持久了幾分鐘,但這時也已經無法控制了,便趴在林珂的身上將精液澆灌在她的小穴裡。

林琦雙腿交叉著纏在王永的腰上,雙手抱著王永背。林珂趴在茶幾上,志剛壓在她身上。四個人喘息著回味著剛才的激情,過了好久四人才各自分開。

「老婆吃飽了吧?」志剛笑嘻嘻的調戲的問林琦,林琦白了他一眼,嫵媚地笑起來:「你餵不飽人家,當然得有人來餵嘛!嘻嘻!」

「姐,你好淫蕩耶!」林珂那邊也湊熱鬧。

「去,剛才誰被幹得亂叫啊?」林琦回敬說。

「嘻嘻!好像不是我自己叫的吧?我聽到有人也叫了喲!」林珂說。

林琦的臉一下紅了起來,這個成熟的小婦人更顯得嫵媚動人。

四人又互相愛撫著,調笑了一會才起身去沖洗,然後擺下林珂和王永帶來的飲食,坐下來吃飯。吃完飯,四個人來到臥室,讓林琦和林珂跪在床上,志剛和王永站在床下,兩個人互換著幹兩姐妹。

林琦偏向文靜一點,林珂則是更加放浪一點,不過,姐妹倆都是一樣淫蕩。志剛和王永操一會就換一下位置,一會志剛站在林琦的屁股後插兩下,一會又摟著林珂的腰來幾下,林琦被幹得是低喘嬌籲,無盡的嫵媚,林珂則聲聲高呼,浪叫連連……四人直到累得個個都是腿腳發軟,才互相擁抱著在這張大床睡去,結束了這個淫蕩歡樂的星期天。

 

(一)

星期五週末了,林琦和老公志剛驅車駛向住在郊外的林琦父母家裡。林琦的父親林平今年五十五歲,母親劉芸今年五十二歲,都已經退休在家了。他們生育的林琦和林珂兩個女兒都已經出嫁了,但現在只有林琦和志剛要了小孩子,他們兩個在家也沒什麼事,就主動要求給林琦和志剛他們帶小孩子。林琦和志剛當然樂得清閒,只是每到週末去看一下,接回家住一天,或不住乾脆看一下也不接。

林琦和志剛來到林平和劉芸住的地方,這是一棟兩小層的小樓,還帶一個小小的院子,小巧幽靜。這是林平和劉芸退休下來,討厭了城市裡的車水馬龍特意挑選的來養老的。

林琦和志剛下了車,推開虛掩的院門,女兒小靜正在院子裡花草前玩耍,看見爸爸媽媽,興奮的跑了過來,林琦抱起了她一同走進房子裡。

正在樓下客廳裡看電視林平看見他們進來,扭頭和他們打招呼:「志剛、小琦,你們來了?」

「嗯。爸,媽呢?」林琦一邊也向父親打著招呼,一邊問道。

「她在廚房準備晚飯呢!下午她不是給你打過電話,知道你們要來嘛!」林平笑呵呵的對女兒說。

「那我去幫媽媽做飯。」林琦把小靜放下,就向廚房走去。

廚房裡劉芸看見林琦走了進來:「沒什麼要幫忙的了,都已經做好,你端到桌上去吧!」

「媽,今天你好漂亮喲!」

劉芸今年雖然五十二歲了,但是知識女性的氣質加上悠閒的生活,讓她看起來就像三十幾歲、四十歲的人一樣。頭上偶而有的白髮也染黑了,要說額頭上沒有皺紋,就是眼角的魚紋也不仔細看也不能看出來。她和林琦站在一起,更像一個大姐姐而不是母女。

「老太婆了,還漂亮什麼呀!」劉芸一邊端著飯菜從廚房來到近臨的餐廳,一邊笑著說回答。

「媽,不是你這麼漂亮,哪會生出這麼一對漂亮的女兒嘛!呵呵。」那邊志剛也走了過來幫忙端盤遞碗,加了這麼一句。聽了志剛的話語,劉芸的臉微微的紅了一下,女婿這麼說,她都不好意思接了。

林琦在一邊接了回道:「媽媽這個樣子,像我姐姐還差不多。」劉芸輕輕的瞪了林琦一眼:「沒大沒小的……」

說說笑笑的,林平、劉芸、林琦、志剛和小靜坐在餐桌前吃完晚飯,林平、志剛和小靜去看電視了。在林琦和劉芸收拾完餐桌,又洗涮了盤子和碗筷後,小靜已經睏得睡下了。

劉芸和林琦兩個抱著小靜來到樓上的一個小臥室,把小靜安置好,劉芸坐在床邊對林琦說:「琦琦,媽有個事想問問你。」

「什麼事呀?」林琦看見媽媽有點緊張,又有點吞吞吐吐,好像還有一點臉紅,有點覺得奇怪。

劉芸臉好像更紅了,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吃飯時那點紅酒的作用。沈默了幾秒後,好像下定決心一樣問林琦:「你、志剛、珂琦和王永一起做愛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啊……」林琦一驚之下站了起來,腦子有點混亂了:「媽,這個事,您怎麼知道的?」

看到林琦受了驚嚇,劉芸急忙拉著林琦的手讓她坐下,微笑的對她說:「不要怕,媽媽就是問問。」

「您是怎麼知道的?爸爸知道嗎?」林琦還是緊張,心裡想了一遍,不可能爸爸媽媽知道這個事啊!除非林珂和王永告訴的,但是好像也不可能啊!

「好,媽先告訴你怎麼知道的,你再說好不好?」

林琦點點了頭,手仍然被劉芸拉在手心裡撫摸著。劉芸臉更紅了,金絲眼鏡下的眼神好像有一點迷離,臉上還有了那種很嫵媚的女人的那種嬌羞。

「是這樣的……」

*** *** ***

那天是個星期天,劉芸去城裡買東西,等逛了一圈後也快中午,正好在王永和林珂住的社區附近,就想順便上去看一下。打了電話,林珂和王永都在家,聽說劉芸要來,兩個人急忙從社區裡出來接她,兩個人幫著劉芸提著買來的東西就進到林珂的家裡。

林珂和王永讓劉芸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和休息,兩個人在廚房做了幾個菜招待她,還開了一瓶紅酒。劉芸看著女兒,女婿熱情孝順也是很開心,也多喝兩杯。劉芸吃過飯覺得有點頭暈了,林珂和王永就安排在另一間臥室讓劉芸裡躺下休息了。

劉芸迷迷糊糊中覺得自己的衣服被褪了下來,她也沒多想,只是在床下扭動了幾下。等到她發覺有人分開她的雙腿,壓在她的身上才驚醒過來,張開眼睛看清發現身上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二女婿王永時,驚呆了,

「小永,你要幹什麼!你不可以這樣子,不可以亂來……」

劉芸驚慌失措,不敢大聲叫喊,怕讓女兒聽到過來後看到這樣子,會影響到女兒和王永的婚姻。可是現在壓在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老公,又讓她本能的想反抗,就用雙手想把王永推開,但是劉芸的身材比較瘦弱,怎麼能推得動人高馬大的王永呢?

王永也不理會岳母雙手推搡,更不理會她的話語,雙手抱住劉芸肥肥肌肉有點鬆馳的屁股,把堅挺的肉棒一點點擠了劉芸的小穴裡。劉芸見知道的反抗並沒有能阻擋住女婿的進攻,王永的堅硬的肉棒已經深深地插進了自己的小穴裡,自己小穴緊緊夾著女婿的肉棒,心裡已經混亂了,不知道應該怎麼樣面對這一切,自己在自己的女兒被女婿強姦了。

「小永,你不能這樣,我是你媽媽,是珂珂的媽媽……嗚……」

「媽,你好漂亮,我早想幹你了。」

「快下去,你不能……嗚……珂珂見了,怎麼辦啊?」嬌小的劉芸已經喊著哭音了。

已經把堅硬的肉棒插進岳母緊緊的小穴裡,享受了一陣子溫暖包圍的王永,這時開始輕輕的抽送起來。反抗不成,又不敢大聲叫喊的劉芸,被動地被女婿壓在身上,被堅挺的肉棒姦淫著。好久已經沒做愛的她,心裡雖然還在反抗,但是身體已經開始接受了,小穴隨著王永的抽插開始分泌出了淫液。

王永這時從劉芸的屁股下抽出雙手,把劉芸的上衣擼到她的兩對乳房上,開始揉搓板著這個對柔軟肥大的乳房,下身的抽動也更加猛烈。劉芸雖然在心理上還是不能接受自己正在被姦淫,但是身體的快感已經很明顯了,被王永幹得身體一陣陣的酥軟,腦子不禁閃現出自己好久都沒有被男人的肉棒幹了,好舒服。

但是這個念頭又被理智告訴自己這是不對了,尤其現在在玩弄自己的男人竟然還是自己的女婿。但是身體上的快感隨著王永的抽插累積得越來越多了,慢慢地理智已經被身體的快感驅散了,隨著王永又一陣猛烈地在自己的小穴中抽動著堅硬的肉棒,劉芸竟然覺得自己已經高潮了。

「嗚……嗚……」劉芸只能發出這樣嗚咽的聲音,放棄了抵抗,任由王永的雙手及肉棒在自己的身體上蹂躪,嘴裡喃喃地低聲說:「不可以這樣……嗚……啊……不可以……」

已經放棄抵抗的劉芸,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在享受了肉棒的衝擊,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兩次高潮了,身體被肉棒幹得軟綿綿的,小穴一陣陣傳酥麻的快感,由於被王永壓在身下,卻沒有看到林珂進來了。

林珂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小的丁字形三角褲,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在胸前挺立著。林珂來到床頭坐在劉芸的頭前,沖著正用肉棒幹自己媽媽的王永笑了一下:「怎麼樣,這下你滿意了吧?」

閉著眼睛嗚咽的劉芸聽到女兒的聲音,一下子睜開眼睛,王永也將肉棒緊緊地頂在她的小穴裡不動了。

「珂珂,這是怎麼回事?嗚……」劉芸這個樣子被女婿壓在身下,又看見女兒進來,更加驚慌失措了。

林珂彎下腰親了親媽媽的嘴唇,笑著說:「媽,是你長得這麼美,五十多歲了,還這麼能引誘男人呀!」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正在睡覺,他……他……他就過來……」劉芸以為林珂誤解是自己勾引女女婿呢,結結巴巴的說道。

林珂嘻嘻一笑:「媽,我知道,是我讓他來的。」

劉芸聽了林珂的話,吃驚的睜大了一雙美目。

看到媽媽吃驚的樣子,林珂又笑了一下,親了親劉芸那雙美麗的眼睛,說:「媽,你真美!」

「所以你才能生出你和琦琦這樣的美女嘛!」王永在一邊接了一句話。

「媽,你不知道,這個王永啊,有戀母情節,他自從上我們家看見以後就想念上您了,好多次我們做愛,他都讓我扮做您,叫我媽媽。每當這個時候,他的肉棒就會特別硬,又能持久,嘻!我好喜歡。

今天,你來我們家吃飯了。吃過飯,你來這屋休息,我們去了那屋休息,他就開始不老實了,又想操穴了,又讓我扮作您。我說:『我媽就在隔壁,乾脆你去真的把她操了吧!』開始他還不敢來呢!呵呵,還是我說:『媽媽一定怕我知道,臉皮掛不住不敢聲張的。』他才心動了。」

林珂說到這裡,王永也忍不住又操起來劉芸的小穴,只是輕輕地、慢慢地來回抽送著。

「媽,我也是女人,知道女人也喜歡被男人操,所以,我就讓王永為您盡盡孝心了,嘻嘻!」

「那也不能這樣子啊?這叫什麼……是亂……是亂倫啊!」劉芸還是不能接受。

「媽,只要快樂,不就好嗎?王永的肉棒的是不是很硬,操得您很舒服?」

劉芸剛才確實被王永操得有兩次高潮了,而現在王永的肉棒還在自己的小穴裡抽送著,癢癢的很舒服。聽到林珂的話,羞紅了臉。

「媽,您和爸是不是很久沒在一起睡了?有時您就不想要男人的肉棒嗎?」

這時王永為了自己肉棒的快感,又猛烈地在劉芸的小穴裡抽送了二十多下。這下,劉芸也忍不住肉體的快感,「啊……噫呀……啊……」臉上浮出女人被男人幹得很爽時那種痛苦又快樂的表情,從嘴裡發出了呻吟。

「我和你爸都是這麼大年齡,怎麼還好意思天天做這種事?」劉芸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媽,男人女人幹這種事,是不分老少的嘛!只要快樂就要做,不然壓抑得久了會出毛病的喲!王永的肉棒怎麼樣?操得您還舒服嗎?我每次都會被他操得好爽。」

「啊……舒服……啊……」劉芸的理智在王永肉棒的操作下和林珂的說教下慢慢地不再抵抗了,終於輕輕聲說了出來,一張俏臉羞得通紅,雖然年過五旬,滿臉的嫵媚竟也不輸於林琦林珂。

林珂幫忙劉芸配合著把上衣和胸罩也脫了下來,這下劉芸是一絲不掛的被王永玩弄了。「王永,這下隨你的心願了,把媽媽操了,還不快賣力幹,讓媽媽好好爽一下!」林珂調笑著對王永說道。

王永嘿嘿一笑,雙手抱緊劉芸的屁股又一陣狂操。劉芸雖然心裡已經順從了和接受了,只是仍然很害羞,被王永這一陣狂風暴雨般的蹂躪也忍住身體的快感低聲地叫了起來:「啊……爽……爽死了……好舒服……媽……媽……媽媽好久都……沒這麼舒服了……謝謝……珂珂……」

「嘻嘻,這會知道感謝我了吧?」林珂雙手握住媽媽的乳房揉搓著,一邊親吻起劉芸的嘴唇。

「你個壞丫頭……讓別人來玩媽媽……誰要謝你……噢……好爽……」

「嘻嘻!媽,你剛才說過了謝我的,現在改嘴也晚了。被操得好爽吧?你是要感謝我嘛!我把自己的老公都讓你用了,哈哈!不過,你還要感謝王永喲!他這麼賣力地操你,才讓你這麼爽的。」

「嗯……我不要謝他……啊……啊……好舒服……」

王永聽了劉芸的話,更加用力地抽動著肉棒,一邊問道:「媽,芸兒……爽嗎?快說謝謝我,快說……」

「啊……呵呵……你操了我……還要我謝你……啊……謝……謝謝你……小永……快用力……啊……我受不了……嗚嗚……」劉芸被幹得竟然哭了起來,雙手主動抱起了王永的腰,屁股也向上迎合著王永的肉棒衝刺。

「嗚嗚……呀……好爽啊……媽……快要被你幹死了……謝謝……小永……噢……我不行了……」在王永又一陣衝刺後,劉芸被幹得全身酥軟無力,鬆開雙手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

王永這時也是強弩之末了,只是拼命地堅持才又在劉芸的小穴幹了幾下,然後把精液注入岳母的體內。林珂親吻著媽媽,王永無力地壓倒在劉芸軟綿綿的身上,體會著剛才的快感和激情。

過了好久,王永才起身去洗澡。等王永洗過之後,林珂也帶著媽媽去沖洗了一下,給她找了身睡衣先穿上。王永正在沙發上抽煙休息,看到兩朵嬌豔的母女花坐了過來,就站起來,左擁右抱一手一個,三個人坐在沙發上。

劉芸被王永剛剛操過,這時被抱著仍是滿臉的嬌羞,讓王永看得又是愛憐不已,在她的俏臉上親了又親:「媽,我以後想操你了怎麼辦?」

「怎麼辦,操唄!反正已經讓你操過一次了,也沒少什麼。嘻嘻!」林珂笑著說道。劉芸紅著臉也不說話,只是更緊地依偎在王永的身上。

「不過,如果能讓爸也加入進來就好了。」林珂又若有所思的說道。劉芸疑惑地看著女兒,林珂繼續說下去:「如果爸也能加入,這樣我們就不用有什麼顧慮了,大家一起開心快樂啊!嘻嘻,哈哈!媽,你爸多久沒在一起做了?」

「兩三個月吧一次吧!有時我想要,也不好意思說。你爸可能也是,我有時知道他在書房自慰,雖然我沒有看見,但是我進去能聞到那種味道,偶而還看到扔在地上沒有收拾的紙巾。」

「嘻嘻,也許爸是想要,不是不好意思,是怕你不做,呵呵!或者是對你審美疲勞了呢!哈哈!」

「媽,你看我們這麼辦,這麼辦……行不行?」

劉芸有點吃驚的聽完林珂的計劃,不知道能說什麼好,想了想,緩緩地點點了頭,對林珂說:「你真是太瘋了。」

「呵呵,說不定這也是您的遺傳呢!」林珂笑嘻嘻說道,然後在媽媽的面前跪在王永的胯下,撩開王永的睡衣,把他那軟綿綿的肉棒含在嘴裡慢慢地上下吸吮。王永也伸手握住劉芸那已經克服不了地心引力大乳房一緊一鬆的把玩著,不一會肉棒已經在林珂的嘴裡慢慢堅挺起來。

林珂笑著對媽媽說:「媽,你要不要嚐嚐?」劉芸紅著臉並沒有動,卻被王永拉著按在肉棒前面,劉芸知道王永想讓自己吸肉棒,於是就張開口把肉棒含了進去,學著女兒的樣子玩弄起來王永的肉棒。

劉芸跪在王永的胯下,林珂則起身坐在王永的小腹上和他親吻,不一會他就被弄得慾火焚身,推開林珂,抱起劉芸又分開她的雙腿把她壓到在沙發。劉芸剛才在玩弄女婿的肉棒時,已經被這種母女同時淫樂的氣氛勾起了慾望,所以小穴裡也早已經濕潤,這時王永的肉棒不費力地沖著小穴一插到底。

「呵呵,媽,你看這人,有了媽媽,就不要老婆了。」

「啊……謝謝……謝謝你,好女兒……謝謝你讓小永幹媽媽。」說完,劉芸已經羞得自己捂起了臉。林珂拿開媽媽的手,用自己的嘴吻上了媽媽的嘴,兩個舌頭交互吸吮。

劉芸剛才已經被王永在臥室玩了近一個小時,這時身體體力已經不支了,被王永操了五分鐘就已經來了兩個高潮,混身無力了。

「啊……呀……啊……呀……好舒服……好爽……不行……不能操了……再操……媽媽就要被操死了……啊……啊……真的不行了……好爽……小永……你去操珂珂吧……媽媽……媽媽真的不行了……啊……」

王永看到這樣子,就把肉棒從劉芸濕漉漉的小穴中抽了出來。林珂這時早已急不可耐了,趴在沙發上,撅起圓圓的大屁股,等著王永的肉棒。當王永插進來後,林珂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啊……好爽……大肉棒哥哥……你把人家的小穴插滿了……好舒服……快操我……老公……快操人家的小穴……啊……呀……好爽……」

王永不停地猛操,林珂不停地浪叫,看得在一邊觀戰的媽媽劉芸臉紅又心驚肉跳,自己從來沒有敢這樣浪叫過。就這樣王永挺著肉棒猛烈地抽插著林珂的小穴,操了二十分鐘,才又在林珂的小穴裡射出了精液。

媽媽、女兒、女婿三人擁抱著休息了好久,看時間不早了才洗洗澡,讓劉芸回去了。

按讚看更多

300X250

300X250

傳送門在此,請進!>>>

關於 123 123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