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123 123

123 123

Avatar

丈夫與情人

作者︰奴家 爸爸,老公,和我。誰是我的丈夫?誰是我的情人? 老公打工,住的遠。基本一个月才見一次。 我也工作,為方便,搬到爸爸家裏住。 爸爸的套間只有一張床。爸爸說,不能讓女兒睡沙發,我也不能獨佔了爸爸的床。還有衣櫥都在睡房裏,不方便。那麼同睡又如何? 不怕父女同睡的不方便。爸爸也拒收房租和伙食。出嫁的女兒和爸爸,為省錢、省時間和方便,睡在一張床,多麼新穎的安排。我是個實際的人,一口就答應了。我們都是成年人,當然理解「同睡」的意思。 搬去他家時,爸爸喜孜孜的替我把行李箱提進睡房。我看到他特別打掃乾淨,並騰空了衣櫥掛我的衣服。床單是新的,枕頭也放了一對,都是新。上床前,我們換了睡衣,他的睡衣也是新買的,從膠袋拿出來,價錢牌子還貼著。爸爸把雙人毯子揮開,我們就睡在一起了。 兩父女不是外人,但頭併頭的一起臥在床上,顯然都不習慣,很久大家都睡不著。爸爸問我累嗎?我說還好。爸爸很客氣的說,反正都要有第一次。第一天晚上就做,可以嗎?我說,都隨你的。他說,妳不想我不會做。我說,來吧。他就翻個身來,摟著我,正要接吻時。我甩開他,自己脫睡衣和內衣褲。初次和爸爸做愛,是有點手足無措,乳罩背後的扣子摸來摸去總是摸不著。還是爸爸替我解開,說,奶子整天給憋著,都睡覺了不用戴乳罩了。 乳罩鬆了下來,我雙手捂住胸口。爸爸幫我把內衣褲和乳罩摺好放在一旁,才自己脫睡衣。除下褲頭時問我說,要戴帽子嗎?我買了幾包在床頭。我說,不用了,我有吃避孕丸。爸爸說,那我就不戴了。信任爸爸是乾淨的,很久沒踫過女人了。我說,我叫床聲音很大,妨礙隔壁嗎?他說,各家自顧自己的事好了。妳只管叫,讓爸知道妳樂了。於是,我們一先一後鑽進被窩裏。爸摟著我接吻,和爸爸接起吻來的感覺是怪怪的,我本能地躲閃,結果還是嘴巴對著嘴巴吮起來。然後是接受爸爸的愛撫,我像凍結了一般躺著,全身都讓爸爸摸遍了。他的手摸到下面,用指頭撩撥幾下,陰唇張開口了,下面就濕了。兩根指頭深深探進去,挖了幾下,給他摸著了。嗯,我就哼了出來。爸爸熟練的手,捏一捏我的乳頭,都硬繃繃了,就騎上我身,壓下來。 我等待著完事,爸爸卻有點緊張,在門外徘徊,在我下面亂踫亂撞。我不耐煩,摸到那脹大而濕滑的東西,比我想像中更粗更硬,像根鐡柱一樣,讓我有點吃驚,提著它,快快的塞進去。爸爸一條胳臂摟住我,另一手捧住我的臀部,沈下來,深深插入去,一頂到底,全根沒入,抽動幾回,沒滑脫出來。陰道受到磨擦的剌激,難以忍受,我開始叫起床來。他知道我樂了,他也樂了,就樂此不疲,床架搖動得吱吱嚘嚘作響。我生怕隔壁和樓下會給我們做愛的聲音,對爸爸說,說夠了夠了。爸爸問我來了嗎?我說,快來吧。爸爸再深插幾回後,打了個顫抖,接著就射了,把精液給我灌得滿滿。我這把他推開,爸爸跳起床來,赤條條的跑到浴間拿了條毛巾出來,看到他那變小了的東西晃悠晃悠在兩腿之間,活著個小男生。他拿著毛巾,一邊走一邊替自己揩乾淨了,也給我去揩一揩。趁爸爸抺去床單的穢漬,我趕忙穿回內褲,倒頭便睡。一夜無言,這是我們的第一遭。 想不到那麼容易開了個頭,以後的性生活第一夜定調了。第二個晚上,爸爸提出做愛,我沒能反對。可是,我那乳罩的背扣老是和我不合作,爸爸很熟練地替我解開。仍是那一句,都睡覺了,戴著來礙事。性交的動作和昨晚重複一遍,我盡量張開腿,放輕鬆,爸爸不必幫忙,順利插入,完成交合動作。接吻那方面,我任由爸爸吮我的嘴,舌頭伸過來,我不張嘴,只讓舔嘴唇。我不太喜歡他全身的摸,在我下面摳,雖然怪舒服的,寧願他快點插進來。做完了,他把枕巾遞過來給我先抹。這些本來由女人做的準備工夫,他做了。 由於爸爸很久沒聞過女人香,性慾很強。【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也愛新鮮,接著一個禮拜,每晚都問我想要不想要。我也由他。說實話,我不討厭和爸爸做愛,只是從來沒想過可以和這麼親的人發生這關係,也不能讓人知道。丈夫只是知道我住在爸爸家,和同事談起男女關係,都把和爸爸做的算在我老公頭上。總之是尷尬。努力把和爸爸的性交想像為一件公事,為了大家的方便。但爸爸總是有辦法把我弄得很妥貼舒服,能把高潮給我,教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孤身在外的老公。 其實,從來都不戴乳罩睡覺,我也說不清和爸爸同睡要戴著它。往後的日子裏,在睡房裏只戴個乳罩,穿條小內褲,上床鬆開扣子,做愛才讓爸爸脫掉,內褲是自已脫的。爸爸和我老公都是男人一個,不同的地方,爸爸對我的身材曲線看得口定目呆,不放過每一個看光光的機會。難道女兒的裸體對爸爸特別有吸引力?雖然同睡了,爸爸色迷迷地盯著女兒的胸和屁股會叫人難為情。日子久了,給看慣了,在狹窄的套間裏,脫衣穿衣要躲進衛生間太麻煩,都睡一張床了,性交也變成平常了,有什麼不能讓爸爸看?於是,索性就把自已和爸爸當做兩夫妻一樣,在他面前脫衣服,穿衣服,由他看個飽。上廁所不遮掩也不尷尬,尤其是每早上趕上班,兩父女擠在衛生間,你沖澡,我拉矢、各不躲閃迴避。 我們父女初時性交頻密,爸爸一定很久未沾過女人香了。後來,漸漸節制了,和一般新婚夫妻差不多,一個禮拜三次左右。做上四次,可能是節日加菜,喝了兩杯白酒,人也輕鬆了,不妨增添個餘興節目。平常日子,日常生活,性生活是柴米油鹽七件事之外的一件事,只為了性慾,需要解決,不存在浪漫和激情。除了做愛時不能避免要裸體,親嘴和愛撫作,可是平時不會做那些接吻啊,牽手啊親密動作。 只在床上親熱,習慣成自然,說不上誰主動誰被動。誰想做愛,給個暗號。爸爸只需要撫弄一下我的乳頭,我就脫褲讓他上。有時是我有意無意之間,大腿踫著了的雞巴。他穿寛鬆的平腳短內褲,每晚都搭個帳蓬,一觸即發。我有時會自問,我在幹什麼?我心裏有個底,不要過份,快樂了就行。不想做時,轉過身背著他,或說一聲累了,他不勉強。反而我每次向他要,爸爸從不推辭。和老公每月一次相聚的前夕,是我的禁慾日。又是那覺得對不起老公的陰影作祟,我要讓自己和老公做愛時,表現性飢渴的樣子。這是爸爸明白的。 如是者,都幾年了,微妙的感覺是,和爸爸同床做愛的日子居多,和老公見面和做愛的日子短少。爸爸成為我事實上的老公,一個月有二十多天和我同床,過著夫妻般的生活。不正常的是,我的正常性生活是和爸爸過的。一個月一次的和老公做愛,倒有點外遇偷情的味道。和爸爸做愛,是一種配合的方式,和老公做愛,是另一種,要使出我百般武藝,讓他快樂,來補償他為我節慾的苦處。 直至到有一次,回家和老公相聚時,憑女人靈敏的鼻子,嗅到牀單有別的女人的氣味,甚至枕頭上檢到別的女人的髮絲。老公死也不承認和別的女人睡過,和他吵了一場大架,把他趕出睡房去。 懷著重重心事,回到爸爸那裏。在睡房裏,他看見我坐在床沿不睡覺,坐起來,拍拍我肩頭,摟住我的脖子,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把實情告訴了他。 爸爸說︰「你們聚少離多,不能怪妳的老公。男人有性需要嘛,像我也要找女人解決。妳把他從床上趕下來,是把他推去別的女人。妳應該多回家去幾次。將心比己,如果沒有我在妳身邊,寂寞起來,遇上個男人,挑逗妳,能把持得住嗎?」 聽了爸爸這番話,我傷心得哭起來。原來爸爸老是從我這邊著想,我倒從來沒有理會爸爸的感受,只顧自己的方便和快樂,沒想到是爸爸他不論我對他是否熱情還是冷淡,總是無私地把一切都給了我。我大哭起來,靠在他肩頭抽搐。爸爸撫掃我的背,不住安慰我。然後,我不由自主,撲倒在他懷裏,張了嘴,吐了舌,瘋狂地和他吻起來。 他待我心情稍稍平伏,與我仍接著吻,愛撫我的乳房,和大腿,替我把鈕扣衣衫解下來,露出我嬌媚的身材。在燈火下,讓他看到女兒全裸的身軀依偎在他懷裏,這還是第一遭,而且是如此依賴他,索求著他的愛撫和親吻。爸爸把我像是件古玩一般,輕撫慢弄的乳房和臀兒。 我們吻得分不開,應該是我不讓他的嘴唇離開我。我向爸爸獻呈我的身體,把我的柔軟嬌嫩的身軀,癱軟在床上,嬌柔地任爸爸擺佈,讓爸爸吻遍我全身,舔我的陰道,舌尖輕輕的觸著我的乳蒂,它們愈挺,我就愈爽快。 爸爸做愛時從不說話,嘴上沒有甜言蜜語,未曾說過一句他怎樣愛我。其實,我那個老公後,新婚蜜月之後,也不再向我說過愛我。愛是什麼一回事?我給弄得糊塗了。這從個壓著我的身體,感覺到愛嗎?我一直以為,我和爸爸的性生活是一場交易,和在各自寂寞的時候,各得其所。此刻,他那東西已經雄糾糾地勃起來,可是他不顧著插入,還是以他那帶著關懷和憐惜的愛撫,把他不急於發泄,一邊抽送,一邊愛撫我的乳房,等待我的叫床聲的催促。 原來爸爸那麼會做愛,我竟沒耐性去欣賞,而錯過了這些沒男人曾給過我的快感。爸爸最後的衝剌,把我帶上了瑤池仙境。我夾纏著爸爸,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搾乾了,也不讓他退出,要把我該給老公的,全給了他。 這事之後,我脫胎換骨,變了另一個女人。下個月的假期,我把放在丈夫那邊的睡裙,香豔內衣都帶回來。吃過飯就入了睡房,通常我和丈夫相聚回來的晚上不做愛,我先睡,爸爸留在飯廳看電視。我喚他快進來。踏進房門,看到我穿著細肩帶短睡裙,真空橫卧在床上等他,他不敢相信是真的。我著他還不快些脫掉褲子上床。爸爸給我這性感挑逗弄得急色了,撲上床來,和我擁著深吻。爸爸不明白我穿了這睡裙,是等他替我脫掉的,貪戀著透過柔滑的衣料撫摸我的身體的感覺。我在爸爸的耳邊悄悄地說︰我聽你話,上床不戴乳罩了,你摸摸看。爸爸這裏摸一摸,那裏摩一摩,不願意完全脫掉我的睡裙,只把它揭起,露出我的乳房和下體。男人和我做愛沒有把我脫清光,這是第一遭。 仍是每月一次和名義的老公見面,性交一次,例行公事,維持夫妻的關係。其餘的日子,我是別人的妻子。我會像妻子般,溫柔體貼地,在爸爸身邊服侍他。而且,禁不住,把爸爸喚他作老公。爸爸和我自從有了性生活,對我必恭必敬。我住他的睡他的,他好像欠我的債。現在我把他當作老公了,家務,煮飯都是爸爸做的。現在,都我的內衣褲,乳罩,衣服,都是他親手洗晾。洗澡時忘記了帶浴巾,會大聲喊老公替我拿來,賞他多看幾眼我的裸體。找不到內衣褲,也是他債任替我拿來。做愛時,我叫他老公。下班回來時,也叫他一聲老公。他常常提醒我,在家裏老公老公的叫他,是生活情趣,不反對,但千萬不要在別人說漏了口。 再沒算著一個禮拜和爸爸做幾多次愛了,多做沒吃虧。每晚做也沒問題。可是,我對做愛的質素有了要求。換了個心情,就要爸爸使出他的看家本領。我會翹起屁股,跟他做色香味齊全的前戲,他的老漢推車就來,插得很深,兩隻大手掌抓住我的乳房,推啊推啊。我學會了一招觀音坐蓮,菩薩駕到,在他眼前,波濤汹湧,兩隻奶子此起彼落,爸爸只能拜倒我石榴裙下。想起小時候,騎牛牛,騎在爸爸背上。現在,爸爸又讓我騎了。總言之,要他弄得我香汗淋漓,神魂顛倒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我這位事實上的老公。 原來父女是前世的情人這話是假的,今生是前緣再續。

看更多

歡樂人生——讓爸媽享受快樂

淫樂星期天 「起床了,懶蟲。」張志進到臥室拉開了窗簾,陽光一下從外邊穿透過來,照在林琦的臉上。 林琦不情願的張開眼睛:「老公,再讓人家睡一會嘛!」 張志剛又伸手一把掀開林琦身上的被子:「還睡呢,都十點了。快起來!」 林琦坐了起來,打著哈欠,伸著懶腰:「星期天嘛,也不讓人家多睡會。」 志剛笑呵呵地來到床頭,坐在一絲不掛的林琦的背後,把她摟在懷裡,兩手從身後伸來握住林琦兩個豐滿堅挺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撚動著兩顆嬌小粉嫩的乳頭。「討厭!」林琦用手輕輕的在志剛的手打了一下,嬌嗔的說著,一邊卻享受著老公的愛撫。 林琦今年已經三十歲,有了一個四歲的女兒,身材愈發凹凸有緻了,加上天生麗質的容貌,走到哪裡都吸引著男人好色、女人妒嫉的眼光。 本來早晨就是男人性慾最旺盛的時候,志剛摟著林琦柔軟而又豐滿的軀體,【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把玩著一對同樣柔軟豐滿且富有彈性的乳房,身下的肉棒漲漲的漲硬起來,林琦依偎在志剛的懷裡也感覺到老公的肉棒硬了起來,就把手伸向身後,插進志剛的睡衣,握住肉棒輕輕的上下擼動…… 「老公,你的小弟弟又不老實了。」 「它想要餵你喝牛奶呢!」志剛從床上站了起來,把睡衣解開,硬硬的肉棒站立著,他一隻手拉著林琦的脖子,讓她的臉靠向自己的胯下,一隻手向下壓著向上直挺的肉棒把它填入林琦的小嘴裡。 「嗚……討……嗚……討厭……」嘴裡被插入肉棒的林琦只能含糊不清的發出幾個字,然後開始賣力吸吮著肉棒的龜頭。 肉棒讓林琦的小嘴吮吸的刺激,讓志剛不住地發出唏噓的喘息……不時地還用雙手捧住林琦的頭把堅硬的肉棒頂向林琦的小嘴深處,頂到喉嚨裡……終於那種酥麻的快感再也壓抑不住,爆發的臨界點來臨了,志剛緊緊壓住林琦的頭,把肉棒頂在林琦的小嘴裡,一聳一聳的精液噴薄而出,直到努力從肉棒中擠出最後一滴精液,才把它從林琦的小嘴裡抽了出來。 林琦鼓著嘴,裡面滿滿的全是老公志剛的精液,赤著腳跑到浴室把它吐了出來。志剛也脫了睡衣跟了進來,打開淋浴,兩個人沖洗起來。 「老公,你好討厭,你爽了,我下面的小嘴還沒吃呢!」 志剛伸手把兩個手指插進了林琦下面的小穴裡,就感覺到好多黏黏的慾液,把蓮蓬浴頭拿了下來,對著林琦的小穴沖起來,一邊說道:「嘿嘿,你忍忍吧,昨天晚上還沒有餵飽你嗎?你個小淫婦。」 「昨天晚上吃飽了,今天又餓了……嘻嘻!」 兩個人洗過澡,穿著睡衣,坐在沙發,看看錶已經十一點了,「好餓喲!中午做什麼吃?」志剛對林琦說,「餓死你算了……」林琦依偎在志剛的懷裡,手還輕輕在他的雙腿中間撫摸著,眼神中露出調皮的嬌笑。 正在這時,茶幾上林琦電話響了起來,志剛伸手拿起來接聽:「喂……呃,小珂啊?」轉過頭來對林琦重複了一下:「你妹妹。」 「小靜不在家,上星期五去你媽媽家,她住哪裡了?呵呵,你們要過來呀?好啊!什麼,已經到樓下了?好的。」 小靜就是林琦和張志剛的四歲小女兒,志剛掛了電話扭頭對林琦說:「去開門,你妹妹和王永來了。」 「不去,看你慌的,你去。」 志剛雙手從背後隔著睡衣使緊揉了兩把林琦的乳房:「你不慌,一會別讓王永操你。」 「就讓,就讓,誰讓你不餵飽人家!」聽了志剛的話,林琦有點惱羞成怒,臉也紅了,心跳也快了,不覺地好像自己的小穴又分泌出淫液。 門鈴響了,志剛又狠狠地把林琦的乳房抓了一下,差點沒讓林琦叫了出來。然後起身打了房門,門外站著的林珂和王永笑著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我們就知道你們也不會做飯,所以就給你買來了水果、麵包、小菜……」林珂把手裡拎的東西舉起來給他們看。 林琦這時也從沙發起來,急忙接下林珂手裡東西放在桌子上,一邊笑嘻嘻的問道:「是想你姐夫了吧?」 「嘿嘿,是想了呀!」林珂手裡沒東西了,轉身就把志剛抱住,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小騷貨!」林琦笑著在妹妹翹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林珂仍然抱著志剛不鬆手,扭著對林琦說:「可是我家王永更想你喲!」林琦臉紅著笑了笑。 這時志剛的雙手已經伸到林珂的衣服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撫摸著說:「王永,把你姐餵飽啊!尤其是下面的小騷穴。哈哈!」林琦的臉更紅了。 這時王永也笑著走到林琦的身前,把林琦抱在懷裡:「姐,我是真的好想你喲!」 「姐都是老太婆了,想什麼想!哪裡想?」林琦任王永的雙手解著她睡衣上的鈕扣,笑嘻嘻的對他說著。 林琦剛洗過澡就穿上了睡衣,裡面並沒有穿內衣,當王永把她的睡衣解開,雪白又透著一絲紅潤的玉體就展現在王永面前,一對乳房高高的緊挺,小小的乳頭、粉紅的乳暈、平坦的小腹、纖細的小蠻腰,肥圓的屁股高高的翹起在後面。王永急忙乾脆把林琦的睡衣全都脫了下來,把一絲不掛的林琦摟在懷裡:「姐,你好美……」 王永一隻手摟著林琦的後背,一隻手在揉搓著林琦的一隻乳房,然後把嘴壓在林琦的小嘴上,把舌尖伸向林琦的小嘴裡。林琦也配合著王永,伸出舌頭和王永的舌頭糾纏著,上身向後微躺,下身卻緊緊地貼在王永的下身上,慢慢地摩擦著王永衣服下早已堅硬挺拔的肉棒。 「志剛哥,你看人家把你老婆的衣服都扒光了。嘻嘻!」 志剛和林珂已經擁抱著坐在沙發上了,當然他們早已經親吻過了,而且現在主動的是林珂,她已經解開志剛的睡衣,用手玩起了志剛的肉棒,志剛也在解林珂的衣服。 「呵呵,他扒光我老婆,我也扒光他老婆,這才公平嘛!」 林珂比林琦小四歲,今年二十六了,雖然結婚了兩年,但是沒要小孩子,就是想多玩兩年。雖然她已經被很多男人澆灌過,但是身材還是像一個少女,而且比少女更熱辣,乳房大而堅挺,小腰柔軟纖細,臀部豐滿圓潤。 把林珂扒光後,志剛也不急於玩弄她了,看著她躺在沙發上,仔細欣賞著這個雖然看了無數次的美麗肉體。 「嘻嘻,被你玩也玩那麼多次,有什麼看啦!」林珂笑著用手遮住自己的乳房,畢竟一絲不掛被人這樣瞧著還是有點害羞呢! 志剛笑了起來,也脫下早被林珂解開的睡衣,把她拉在自己的懷裡,從身後用雙手玩起她那對彈力十足的乳房來。沒一會,那對乳房就鼓脹起來,小小的乳頭也硬了起來,林珂的氣息也開始粗了起來,「噫噫呀呀」的發出喘息,身體不安份地在志剛的身上扭動著。 「姐夫,我想要……」 「想要什麼?」 「想……想要姐夫的肉棒……」 「什麼肉棒呀?」志剛還是不緊不慢地揉搓著林珂兩個鼓漲的乳房,一邊用言語調戲著她。 「就是你的大雞巴……姐夫,我想要……噫……」 「要姐夫的雞巴幹什麼?」 林珂也知道志剛是在故意作弄自己,在他懷裡扭著身子:「姐夫好壞喲!就是人家想要姐夫的雞巴『幹』嘛!幹珂珂的小穴。」 「呵呵,早上讓你姐姐用過了,現在不行了。」 林珂一聽這下惱了,翻身從志剛的身上下來,跪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志剛的雙腿中間,用手握住志剛堅挺的肉棒:「這個不是你的吧?讓我咬掉它吧!」說著小嘴一張,把志剛的肉棒吞在嘴裡,輕輕的用牙齒作勢欲咬。 志剛也玩笑得差不多了,就把林珂的小臉從自己的肉棒上推開,然後讓林珂轉過身背著自己跪在沙發前,上身趴在茶幾上,翹起圓圓的屁股,扶著自己的肉棒對著中間的小穴插了進去,林珂小穴裡早已淫水氾濫成災了,所以志剛的肉棒絲毫不費力地挺進到底。 林珂空虛中正等待有東西填滿的小穴,被志剛的肉棒插進來後,爽得林珂大聲浪叫起來:「姐夫,你的肉棒好大……把小穴填滿了……好爽啊!」 「真是個小騷穴!呵呵……」志剛把肉棒抽了出來,又狠狠地刺了進去,頂得林珂一下子上身全伏到了茶幾上,鼓漲的乳房擦著玻璃發出「吱吱」的響聲,伴隨著林珂又一聲滿足的呻吟:「好爽!姐夫……你幹得好用力啊……用力幹妹妹……」 看著林珂這樣的美女被自己的肉棒幹著,並發出這個淫蕩的浪叫,志剛男性的征服心理得到激發,也同時被滿足,他雙手從背後緊緊握住林珂的兩個乳房,挺動著堅挺的肉棒快速地在林珂的小穴中抽送起來,隨著他的抽插,兩個肉體激烈地衝撞,發出「啪啪」的打擊聲。 「啊……好爽……美死了!姐夫好會幹……呀……噫……呀……不行了,爽死了……要死了……太爽了……呼……」 林珂被幹得不斷地發出浪叫,同時被幹得身體軟得像一堆棉花一樣,除了兩個乳房漲得像氣球,小穴的淫水更是源源不斷地從身體深處湧出,志剛的肉棒每一次抽出來,龜頭的棱角都會帶出一些林珂的淫水,滴落在地板上。 「小珂,今天你怎麼流這麼多淫水啊?」志剛氣喘籲籲的問道。 「呀……好舒服……人家還不是被你幹得爽才流這麼多……姐夫,人家在來的路上就想著被你幹喲!嗯……好爽……爽死了……」 那邊,王永一邊吻著林琦,林琦一邊也幫著他把衣服脫了下來,兩個人也是一絲不掛了。 「想幹姐姐嗎?」 「想。」王永把林琦抱了起來,放在志剛和林珂旁邊的沙發上,林琦把兩腿分開放在兩邊的扶手上,小穴已經張了開來,正等著王永的肉棒。王永的肉棒也漲得快要爆破了,一對準林琦的小穴就趴在她豐滿柔軟的軀體上,將肉棒插了進去。林琦早上已經被志剛激發了性慾,卻沒有得到滿足,這時小穴終於被肉棒插入了,也滿足的長長出了一口氣,緊緊地用雙手抱住王永的臀部,慢慢體會小穴被肉棒漲滿的快感。 ...

看更多